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辣木籽之恋 > 辣木籽资讯 > 文章

栽种文学辣木树——新加坡第 2 届“乡土海洋”文艺营纪实

来源:辣木籽   编辑:辣木籽之恋   2019-05-22 17:01   点击:次   本文手机版

栽种文学辣木树——新加坡第 2 届“乡土海洋”文艺营纪实

(1) 点燃篝火

 

“憩园桑林”真是个好中央!

 

两年前我曾经在这里憩息,清晨乍醒,走出厅里,赫然见到有只松鼠钻进厅里来,也不惧人,目中无人,四处游荡。当然,雀鸟的吱喳嚣嘈是不缺的,站在园子里远眺,在氲氤的雾气中,一股田园气息扑面而来。唯有山坡上的凤凰木稍嫌不够苍翠,缺水般地伛偻着。但这次重临,惊见凤凰木曾经挺拔耸立,像把大阳伞在山坡上顶风照扬。树上吊挂了秋千架,参与文艺营的年轻朋友们,雀跃地像冲出囚笼的狡兔,纷繁荡起秋千,或者斗胆爬上树桠拍照、嬉闹,笑声飞扬。

 

这棵凤凰木当然不是我们的要栽种的“文学树”!

 

“文学树”是原产于印度的辣木(又名鼓槌树)。诗人王涛解说了这种树的特质,其树皮与树叶还有果子苞都有医疗功用,你嘴嚼了豆荚里的果子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所喝进口的水都是甜美滋味的——这就是圣经里讲述摩西率领以色列人来到原野,他们寻觅到水源,但水是苦的,不能喝,于是上帝指示摩西丢一棵树下去水里,水便变甜了。这就是故事里的那种树了:辣木!

 

当我们把这棵“文学树”栽种下去——

 

当我们把营会的篝火点燃,当熊熊火光耀亮了一张张兴奋的、欢欣的、年轻的脸(学员最大的 16 岁,最小的才 13 岁)。我们知道,火种点燃了,种子洒进来了。我们浇灌了、培育了,而叫“文学树”得以生长的,唯有靠年轻学员们锲而不舍的努力了。

 

(2) 交心讲座

 

文艺营当然免不了有文学讲座。

 

第一场由丁云谈戏剧创作。他播放 DVD,先让学员们欣赏了 17 分钟的舞台剧《情系红丝带》片段,再进一步剖析作品的编剧手法与戏剧的根本准绳。再来,他引见了戏剧的品种以及其特性,包括历史剧、歌剧、写实剧、荒谬剧、议论剧等。接着,他抖开了一张报纸的分类广告,和学员们玩一场“脑力激荡”的即席创作游戏。

 

即席创作,怎样“玩”呢?

 

先从分类广告中挑出几样如搬家效劳、私家侦探、当铺、婚姻引见、女佣效劳、水喉修理、买卖汽车等,然后发挥想象,在 20 分钟内组合成一个短剧故事。学员们分红 4 组,在导师循循善诱下,果真发挥了创意,在短短 20 分钟内呈现上精彩绝伦的短剧故事,又讲又演。有些故事编得峰回路转,有些写实,有些则荒谬惹笑,让大家都赞不绝口!

 

丁云也兼主讲小说课。他通知学员们,写小说没有秘诀,只要耐烦的察看、聪明取舍、勤于考虑,从生活中提炼出感人至深的作品。当然,最痛苦与最快乐的记忆总是叫人难忘,这些最难忘的记忆常常具备了小说题材的特质。他形容,小说家犹如只剩下最后一张菲林的摄影师,你必需作出抉择,把最值得拍摄下来的画面“咔嚓”拍下来!

 

他总结:“小说家是个老实的历史见证者!”再下来是诗人王涛主讲诗歌创作。

 

他以为,诗人看来不食人世烟火,但一定要在人世烟火处寻觅诗!他坦言,生活是诗的来源,但生活自身不是诗,而且是血淋淋的、血泪交错的。你一定要经过提炼,才干成为诗!他也朗诵、剖析本人的作品,并论述了什么是“诗眼”,什么是诗意。

 

王涛以理性的言语,谦卑的态度,讲述他的写诗心得。他那一身黝黑肤色,在桑林里种植、采撷、写诗、接待“民宿者”,与生活,与大自然似乎融为一体,愈加对学员们有种很强的压服力。虽然生活平稳、艰辛,糅着血与汗,但他豪情地自许,在诗歌创作中,他一直是“一尾浪里翻卷不倦的鱼”!

除了单调的讲座,当然不能漏掉营会里布置的接近乡土和海洋的一些活动。

 

比方大清早拉大队去天定海峡罗梦海湾远足、桑园打水战、药草解说,拔木薯等。“憩园桑林”历来不缺这些自然的田园景观,它座落在绿色的屏障中,北面是原始森林,左右两边一边是油棕园,一边是椰林,交叉着乡居小屋。狭长型的别墅庄园中,还有鱼塘、桑林、果树、凤凰木,在凤凰木开花时,满树红焰如火。还有吊挂在棚架上的累累百香果,嘴馋的话,随时能够采撷下来熟的,大快朵颐。

 

我们在停止讲座时,雀鸟、松鼠都成为我们的听众。大自然与我们融为一体了!

 

营会还布置了拔木薯活动!关于乡下的孩子来说,拔木薯自然是“小意义”,但关于来自城市的孩子,他们感到新奇。一棵木薯终于被奋力拔起来了,惊叹丰盛的累累薯实,还有一些薯实断了,卡在泥土里,学员们手忙脚乱挖起木薯来了,挖得满手是泥。女学员挖到一条爬动着的蚯蚓,尖叫起来!但随即也不怕了,相互传送蚯蚓在手掌之间,又兴奋又好玩,似乎上了一堂生物课。

 

这就是生活!抓一把泥土,让本人感染了对泥土的认知与喜悦,拔一拔木薯,理解木薯的生态,采撷桑叶,理解它的钙、磷、钾含量,与医疗功用。爬上凤凰木,才知晓它几月开花——“凤凰花开六月红,沸腾热血指向长空,顶风笑,看云逍遥,岁岁年年”。在第三天早晨的创作时间里,王涛牵引学员们静静的面对本人的心灵,尊重和不干扰他人;一首诗、一篇散文、一篇小说,是能够这么涌出年轻学员们心底,请摊开稿纸,去叙写吧——学员们都很乖,果真交出了不少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小说,还有营会感受!水准都不错哦!

 

(4)分享

 

除了文学写作课题,间中也交叉了三场分享会。

 

一场是林佑德——第一节大马星丽奖国内组十大歌曲获奖歌曲“故土水,萧枫演唱,莎露羚作词”——来自邦咯岛的恩扬的创作歌曲分享,他除了谈谈作词作曲的心得,还弹奏起乐器,与学员们一同练唱营歌“乡土.海洋”,顿时,整个营会里都充溢学员们高亢的歌声!

 

“我歌唱大鹰展翅翱翔,我幻想,我启航,我发明,我笑容。”树林里的雀鸟和松鼠,能否也屏息倾听?

 

吃过午餐后,踏浪从邦咯岛赶来,年轻的马伟棋教师携带木吉他,在憩园桑林大厅与学员分享创作诗曲,分别弹唱了陈绍安的“纯文艺的恋爱”,霹雳怡保谢伟恩谱曲的“渔人的晚餐”,周金亮谱曲,王涛写词的“旅”——90 年代初,由曼绒县青少年文友会承办,在曼绒南华独中举行的马华文学节文艺生活营的营歌,漂亮的旋律,挑起了当年的回想;悠悠旅程持续的文艺生命。

 

晚间,是黄兆嬿的电影短片分享。大家先欣赏了这部 20 分钟的得奖短片《回家》,再由编导兆嬿分享创作这部影片的动机。她自身是实兆远人,影片在卡玛卢丁客家重组村取景,乡土味浓郁。电影讲述的是“游子归家”的故事,但影片采取今昔交织,真假相间的技法,以至连阴、阳两界的界线也突破了,创意特殊,奈何许多年轻学员都大喊“看不懂”。

 

但这不影响大家的兴致,讨论异常热烈。

 

(5)再见!

 

再美的饷宴,总有曲终人散时。

 

三天两夜的《乡土.海洋》文艺营终于在诗人王涛、大会主席紫梦羚、文友会主席郭进光,副主席吴明月教师,讲师们、曼绒文友会同仁们的见证下,当然还有受邀嘉宾南华独中董事长陈志成的掌管落幕典礼下缓缓落下帷幕。

 

学员们纷繁拾掇行李回家,把依依不舍的眼泪,把眷恋乡土的感情都留给憩园桑林;而装满行囊带回去的,将是讲师们满满的祝愿与鼓励。行囊里,当然也装满了买来的书籍,或是才艺扮演、讲故事竞赛中得来的奖品。对了,行李确实比来时更繁重了些,但脚步却轻松了——由于有欢歌笑语随同他们上路啊!

再见了,文艺新兵们。

再见了,憩园桑林!

12/6/2010 于新加坡 丁云

本文主要讲解关于:栽种文学辣木树

相关热词搜索:
阅读《栽种文学辣木树——新加坡第 2 届“乡土海洋”文艺营纪实》的朋友还读过以下文章:

热门标签

更多

辣木籽之恋的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不慎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QQ:2135240006,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 特别声明: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特别提醒:本站由于资料众多,难免有部分资料出错或者表述未清楚,感谢各位专家指导,本站将继续努力!

备案号:冀ICP备19009221号 网站地图